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佩茵一念酒馆by鱼鱼鱼鱼狗蛋

2020-11-21 12:29:13 来源:锦锦网

主角是佩茵的小说名叫《》,是鱼鱼鱼鱼狗蛋著作的一部虐恋言情小说,讲述了男女主之间的爱恨情仇。辛尚秋是逃命到这里的,身上带的东西肯定不多,所以他能躲的日子,怕也不会太多。

精选内容:

她这里,藏过犯了天条的神仙,也躲过十恶不赦的坏蛋,佩茵不过问六界之事,也不过问收留之人的身份,只要给得起住宿费,便可以一直在这住下去,但如果钱断了,那不好意思,无论对方是谁,都会被他们温柔的请出去。

“佩掌柜,您的规矩,在下自然是知道的,可凡事都有例外,此人乃是杀害我妹妹的凶手,也是这六界当中正在通缉的罪犯,在下捉拿他是为六界除害,您收留他就不怕惹祸上身吗?”

北棠清的语气铿锵有力,言辞也是十分正派,就像是站在正义的一方,俯视蝼蚁一般。

佩茵心中冷笑,笑他迂腐,嘴上的话,却仍是滴水不漏“北爷,您说的都对,可小女子只是个开门做生意的,为的就是混口饭吃,您口中的除害为何物小女子不知,只知道来者是客,我这酒馆的规矩破不得,您若是想打,老规矩,您出钱,小女子给您做个见证,您二位屋外动手,若不乐意,就烦请您稍安勿躁,毕竟我这酒馆价高,辛爷身上的钱财,在我这怕是住不了几日,到时您在出手也不迟。”

佩茵不怕得罪辛尚秋,她说的也是酒馆的规矩,这个酒馆什么都收,无论是法器,现银,草药,总之奇珍异宝什么都可以,但唯独不赊账,不收银票,想要住店吃饭,必须给当时拿得出来的。

辛尚秋是逃命到这里的,身上带的东西肯定不多,所以他能躲的日子,怕也不会太多。

“晓晓,去给二位爷再烫两壶酒,千风去炒两个小菜,就算我请二位爷的。”跟两个伙计交代好,她又转过头看着北棠清“北爷,在这件事上,小女子自知没有插嘴的资格,可这种事在下结论前要先有证据,莫要冤枉了好人才是。”

佩茵言罢用手指轻叩了一下桌面,随后便起身去了后院,她这个动作就代表着她已经很不开心了。

晓晓懂事的将饭菜端到了卧室,让她离开是非好好用餐。

北棠清在一念酒馆里看了辛尚秋五日,这五日里二人算是相安无事,佩茵也懒得去跟他们掺和这些事情,连续五日,大雪未停,直到第五日早晨,出去采买的芊芊和小玉回来了,同时也带回了最新的消息,就在这五日中,又死了二十几人。

五日之内,辛尚秋都在酒馆当中,这样看来,他算是证明了清白,北棠清虽有些愧疚,可大仇未报,他只得继续去寻找凶手。

这二人走了,分别去了不同的地方,一个回了魔界,一个去了人间。

“北棠清也真是的,仗着自己有些来头,闹了这么大的误会也不好好的赔个不是,竟然说走就走,辛尚秋脾气也是好。”小玉从晓晓那里知道了这些天的事情,在二人走后开始嚼舌根。

“有些缘分就是从误会开始的,这二人早晚还会到这来,那时恐怕就不是这个状态了。”

小玉听到佩茵的话,顿时眼前一亮“掌柜的,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?”要说掌柜的实力究竟在哪,他们也不知道。

只知道她表面客气,可实际上却谁都不怵,几人都见过掌柜动手,法力高到他们震惊,否则也不能轻易把这混乱的地方镇住了。

最关键的是,掌柜的起卦看相非常准,所以,她无意中的一句话,也许就有什么深意。

佩茵没有理会小玉,因为此时酒馆外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铃铛声,只闻铃声,未见来人。

酒馆当中,就算是伙计,也都是见多识广之人,离老远就听出,此铃乃是镇魂铃,算是一件不错的法器,最关键的是,只要这铃铛声响,不管生前法力多高,魂魄都会被这铃铛镇住。

外面飘着雪,来人一身素装道袍,背后背着拂尘与剑,腰间挂着的葫芦盖上拴着镇魂铃,他每一步都带动着铃铛响一下,靴头已经被雪浸湿,酒馆门口的雪原本已扫干净,刚刚盖上的薄雪被他留下了一行脚印。

他逆光而来,起初脸看的有些不真切,直到进了酒馆佩茵才认出此人。

来人乃是东篱,与北棠清并列四杰之一,是位修道的高人,离成仙怕是只差一步。

佩茵去人间游玩时曾与此人有过一面之缘,那时的他身上仙气十足,站在那里犹如一副画一般,当时佩茵还曾调笑,说他也算是千年难遇的人才了,无论相貌还是慧根,都出类拔萃的。

可如今再一见,此人神色阴郁面带杀伐,双目赤红的样子像是要吃人一般。

“你该不是要来收我的魂魄吧。”佩茵倚在柜台上,看着他站在门口,语气有些调笑。

“吃酒,住宿。”东篱并没有理会佩茵的玩笑,佩茵也是知趣的人。

“芊芊,带客官上楼,让千风准备酒菜,再去把萤儿叫回来。”

佩茵这个地方,之所以叫酒馆而不是客栈,是因为进门必须饮酒,哪怕只一口也算,可若不想喝酒,便不能入得此门,她这人就是这么奇怪,规矩也就奇怪了些。

酒馆里的伙计们除了晨晨,武力值都不低,最能打的应该就是两个男子了,一个是千风,一个就是萤儿。

萤儿爱犬类,两百多年前不知在何处弄回来了一只灵犬,他喜欢得紧,可每到春天,那灵犬都要跑出去闹狗,萤儿也就要六界当中来回的找。

平时佩茵不会管他,店里如果忙起来,萤儿自然会回来,可这次掌柜的竟让人去叫,芊芊明白,这怕是要动手了。

楼上住的那位客人不是善茬,掌柜的这是想防备着些。

酒馆里的几人,是有特殊联络方式的,芊芊发了信号之后就等着便好。

不过萤儿回来的也快,因为掌柜的从来没有在他们外出时叫过他们,这开天辟地头一遭,恐怕是有大事。

放弃找狗的他老老实实赶了回来,回来之后发现店里平安无事,依然是六个人大眼瞪小眼,偶尔也就是来个打尖儿的,点两个小菜在要壶酒,用完也就匆匆走了。


智慧农业 http://www.tcloudit.com/
锦锦网